校园公告: 2017-2018学年度第二学期期末质量检测查询滕州育才中学网站第二站入口滕州育才中学欢迎您!!
 
   关于我们
 
学校简介
校长寄语
领导班子
校园展示
荣誉资质
视频展示
 
   联系我们
 
电话:0632-5512294
地址:山东滕州市育才路216号
邮箱:tzyczx@126.com
 
 
笔耕计划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笔耕计划
暴力写作的最终目的

发布者:张召武 来自:滕州育才中学 发布时间:2018/7/20 2:58:11 点击:

  余华通过残暴冷酷的描写向我们再现了一个到处弥漫着血腥残忍和暴力死亡的世界。但在余华那里这类暴力却是一种通俗意义上的生存景观,他是把暴力当做人的一种本能来书写的。剥去这层暴力的外衣,我们能够读到他对社会以及人生的思率,引起读者猛烈的思想共鸣,表现了余华的真正价值所在,这种对人生思考的最终目的主要体现在:

  1.让人铭记历史

  “在暴力和混乱面前,文明只是一个口号,秩序成为了装饰。”﹝6﹞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余华正是想通过血腥的暴力书写来揭示人类的暴力并对其反思。

  从进入20世纪开始,人类就普遍认为文明已经将暴力驱除出去,那些古代残忍的刑罚早就成为了过眼烟云,只能在书中和影视资料中才能获知一星半点,但余华有着洞察一切的眼睛,他清醒的意识到暴力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作品《一九八六年》整篇没有具体的时间,却被余华冠以一个明确时间题目,里面历史老师的出现就是为了向那些麻木而善良的人们提出告诫,提醒他们忘记历史,历史便会重演。当下的新一代青年,一直生活在太平盛世,他们沉迷于生活的美好甚至有些会不思进取,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的灾难,活在温室里洋洋自得。而此时,余华安排历史老师出场,意图唤起人们沉睡的心灵,切莫麻木和愚昧。历史老师一次又一次将古代的刑罚在自己身上展示,并体验施行者的快感,他忘记了自己就是被施行暴力的人,这种矛盾更深刻的嘲讽了历史的暴行,血淋淋的场面让人意识到文革对人的戕害以及对人的抑制和毁灭。鲁迅离开我们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但是人类还是没有改掉愚昧和麻木的看客的心理,余华正是用这种残酷暴力的手段刺激人们脆弱的心灵,用历史老师如此痛苦的血腥经历来唤醒人们对文革、对历史的铭记与反思。于此同时,余华也是对历史进行了颠覆,他赤裸裸的将历史记载中的太平盛世,温文尔雅的祥和社会所消解,把被掩盖的历史不真实的一面完全呈现在读者面前,他是让民众记住血腥的历史,以此来珍惜如今和谐的社会,要学会居安思危,不能让安逸磨灭了斗志。

  2.对人性本恶的阐述

  从余华的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许许多多,形式各样的暴力场景,他早期“暴力”题材的小说给我们带来众多的思考。余华认为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他在努力地用暴力和死亡来挖掘一个崭新的世界,,而人性恶便是这一切暴力与残酷的根源。

  余华认为人性本恶。他消解了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性本善”的学说,认为人生来就是恶的。《四月三日事件》就体现出了这种观点,亲生骨肉形同陌路,自相残杀,而主人公却在这种震撼的恐惧之下等待四月三日的来临,人性的险恶之处在此暴漏无疑。在《现实一种》中,人性险恶的特点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接二连三的发生违背道德底线的事情,血浓于水的亲情在这里一文不值。四岁的皮皮摔死弟弟却感到轻松自在,山峰山岗手足相残,而且自始至终都对自己的老母亲漠不关心,这些都赤裸裸的显示了人性本恶。《古典爱情》中记录的吃人场面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时有记载,战争中民不聊生,人吃人的场景经常发生。余华并不是凭空捏造吃人的图景,他只是巧妙的把一个人尽皆知的故事放在自己的作品中以此达到探究人性本“恶”的目的。“棚内两人在磨刀石上磨着锋利的斧头,棚外好多人人提篮挑担似乎守候已久,……听他们的话,仿佛都看中了那个小女孩,他们都嫌弃老妇人的肉老了一些……”这里所描述的场景让我们看到了人性丑恶的一面,揭 示了人与人之间互相残杀的凶恶本性。余华极力渲染人性中最残忍、最暴力、最冷漠的一面,根本意义是想让人们意识到人性本恶的一面,是想要用一种极端的手法来引起我们对人性的关注,揭示人类现在的生存状态,同时,对于人性恶的揭示,也是想让真实的世界不被掩盖,时刻警醒世人,保持清醒的姿态。他颠覆了中国传统文化界得人性本善说,具有很大的先锋性意义,值得人们去认真的探索与思考。

  3.对权力关系结构的批判性反思

  余华对暴力的考虑是无处不在的,他对暴力的论述最后落实到对职权关系构造的批判性深思上。《一九六八年》中历史老师悉心研究各种刑罚,是因为刑罚在施予别人的同时彰显了实施者的权利,权利又为刑罚提供了合法依据,二者是共生共存的。《河边的错误》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对权利与暴力之间共存关系的揭露。马哲身穿警服,是权利体制内的人物,因此他枪杀疯子虽是一种暴力行为却能够得到人们的理解与同情,但暴力终是要受到惩罚的,为了逃避暴力带来的惩罚,马哲装疯,他杀人的事实在司法权力机制下可以不用追究。换句话说,马哲使用暴力杀死了疯子是在权利机制的支撑之下进行的,说明权利和暴力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同时,杀了人只要装疯便可不追究责任也说明权利又为体制下的人在现实中的暴力提供了保护伞,遮蔽隐瞒了他们的暴力。

  余华通过这种方式让人们认清了暴力基础上的社会权利关系结构,对暴力与权利进行批判反思,从而他的暴力写作风格对权利的揭示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让人们保持高度的自觉,认真的对待权利,不要把对权利的渴望与使用演变成施行暴力的手段,这样权利就失去了所应有的作用,变得一文不值,更不要以暴制暴,让权利变质。


 
Copyright © 2014 滕州育才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鲁ICP备16013267 鲁公网安备 37048102002003号 技术支持:滕州信息港